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讲故事 > 短篇鬼故事 >

短篇鬼故事—换心

导读:“是谁拿走了我的心,是谁,快还我,呜…” 小颖是一家私人医院年轻的护士,不仅人长得水灵,而且工作认真,口碑又好,可以说前途无量。听说最近又要调剂了,小颖自然人气最高。一想到马上升为护士长,小颖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心想“虽然高考考得不如意,最后报了个三

“是谁拿走了我的心,是谁,快还我,呜…”

小颖是一家私人医院年轻的护士,不仅人长得水灵,而且工作认真,口碑又好,可以说前途无量。听说最近又要调剂了,小颖自然人气最高。一想到马上升为护士长,小颖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心想“虽然高考考得不如意,最后报了个三流大学,曾经一度荒废光阴,感觉自己没有太大出息,但经过社会的磨练,爱情,事业双丰收”每每想到这,小颖的心就像开了花。

“小颖,怎么你今天看上去气色不怎么好,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,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可得跟哥说,哥给你撑腰”,说话的这个人叫小文,他是众多追求者中让小颖感觉最踏实的一个。“额…,没,没什么,估计是昨晚没睡好吧!”小文看见小颖的眼神闪烁不定,就没在问下去。其实他不知道,小颖现在心里很乱。小颖为什么这么古怪,那咱们就地从三天前说起。这天晚上,她和往常一样,打算最后巡视一下病房,然后跟下一班的护士交接,回家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,睡个好觉。由于医院晚上没有多少人,所以为了节省电费,医院决定晚上关掉三分之二的白炽灯,所以晚间巡房是小颖最不愿意做的。但是没办法,最近医院缺人手,恨不得把一个人当两个用。

“呼…,终于要完事了,还剩最后一层我就解放了。”小颖想到这硬着头皮下到最黑的一层。说也奇怪,以往最黑的一层今天却是最亮的,所有灯都打着,“怎么,有人以为我怕黑居然把一楼的灯都打开了呀!等我知道他,一定会好好感谢他的,嘿嘿…”突然,小颖的笑声停住了,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,不知何时前面出现个人影。按理说这么强的灯光应该看得很清楚才对,可就是感觉眼前有层纱。小颖定了定神,她看到那人低着头似乎再找什么东西,“这么晚了,病人早都睡了,怎么还会有人在这找东西呢?”小颖加快了脚步,其实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文。小颖舒了口气,“这么晚了,你还在这干嘛呢?不会是在等我吧!”小颖调侃说。“哦!小颖啊!我在找东西,我的东西丢了,就在这丢的,你看见了吗?”小文语气很冷,慢吞吞的,这让小颖感到很不舒服。

“哦,我刚下来,要不我帮你找吧,你丢什么了?”“没,没什么,既然没看见那就算了,其实…也许真的用不到了。”小文直直的看着她,眼里闪烁着犹豫与挣扎。时间仿佛像寒冷的冬季,遮掩了一切生命气息。小文这时多想让他苦苦寻找的仇人不是她,不是这个善解人意,乐观开朗的她该有多好。原来在二十多年前,小文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,他有五个哥哥,这对于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而当时的小颖生下来注定是千金大小姐,但不幸的是小颖有先天性心脏病,两岁时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,所以在这期间务必找到和她相配的心脏才行。这可急坏了小颖的父母,看着这瘦小的孩子,他们心里比谁都更加难受。两年之内找到与小颖相配的心脏并不简单。但皇天不负有心人,当时小文的父母为了能给小文一个富裕的家庭,迫不得已将他卖给了小颖的父母。但他们万万没想到,他们不仅没给小文富裕的家庭,反而将他推向了火坑。当小文的父母得知这个消息后痛不欲生,但他们又不敢打官司,因此忧劳成疾,纷纷去世了。小颖长舒了口气“其实…我知道你是谁。” 

小文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吓的一激灵,“你说什么呢,我是小文啊,这还用你说”。小文心里打着鼓,因为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身世,特别是眼前这个女孩。“我没有胡说,我也是无意间听见我爸妈的谈话才知道的,其实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所以我暗中调查过你,当我得知你的身世在加上我爸妈的谈话,所以我断定你就是当年的小文,我没猜错吧!”小文的脸终于沉下来了“哈哈哈…,对,你说的没错,我就是当年那个被你爸妈拿走心脏的那个可怜的孩子,心脏是我的,现在我要拿走它,是你爸妈的自私害的我家破人亡,我要为他们报仇,哈哈哈…”小文通红的眼睛往下淌着暗红色的鲜血,说话时嘴里不断地有浓浓的鲜血喷出来,他的胸前赫然出现个大洞,大量的蛆虫正源源不断地往外爬。但是面对这样的小文,小颖并不感到恐惧,相反她的脸上流漏出的是对眼前这个男孩以及他家人的愧疚。

“小文,我知道我爸妈昧着良心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,为了救心爱的女儿,完全不顾他人的死活,我为有这样的父母感到羞愧,但他们毕竟还是我的父母,所以我希望父债子还,我保证一定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。”说着小颖拿起身旁的手术刀插向自己的心脏。小文呆呆的漂浮在原地,眼睛直直的盯着小颖手中的心脏,‘砰…’它还在跳动着,那么有力。小文接过心脏,眼里充满了无奈与彷徨。这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两个模糊的黑影,这两个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小文死去的父母。“好了小文,我们的仇总算是报了,可以安心去投胎了。”

临走时,小文无意中发现小颖衣兜里有一封信,信的内容是这样的:小文,当你看见这封信时,我已经死了,其实我不是小颖,我是他的孪生姐姐,我的妹妹在心脏移植那天就已经死在手术台上了,也许这是报应吧!我不想在欺骗你,所以我妹妹的债我来还。你是个好男孩,希望下辈子能再见到你。爱你的小雅。”“怎…怎么会这样,小雅你怎么这么傻。”在小文临走时,谁也没看见他落下了深情的一滴泪。第二天,同事在医院的一楼发现了昏迷的小雅,小雅看了看自己胸前,开心的笑了,只留下同事一头雾水。

“小颖,你看今天的报纸了吗?二十年前的儿童拐卖案告破了,才两岁的儿童硬是活生生被挖去了心脏,多可怜啊!你说是不是啊,小颖,小颖?”小颖飞快的跑向自己家中,发现父母早已不在了。“该来的终究会来的,小文不知道你在那里过得还好吗?”自从那以后,小雅依旧以她妹妹的身份活着。“哎,小颖,今天咱们医院来了个新同事,听说长得很帅哟!你要不要过去看看”小颖懒得理他,这时那个新来的从小颖的对面走过来,小颖呆呆的站在原地,眼睛死死的盯着他“怎…怎么可能,是他…”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死去的小文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