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 -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()网络新段子,励志好文章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讲故事 > 长篇鬼故事 >

长篇鬼故事—致命的暗喻

导读:一 8年前的秋天,24岁的沈小婷拎着简单的行李,来到这座城市,她沿着铁路漫无边际地走啊走啊,一直走到让勇气把内心膨胀得满满当当,给张震打电话:我来了,在铁道口,如果你不收留我,我只好让死神收留我了。 一个小时后,焦灼并气急败坏的张震,出现在她面前,眼泪哗
    一

    8年前的秋天,24岁的沈小婷拎着简单的行李,来到这座城市,她沿着铁路漫无边际地走啊走啊,一直走到让勇气把内心膨胀得满满当当,给张震打电话:“我来了,在铁道口,如果你不收留我,我只好让死神收留我了。”

    一个小时后,焦灼并气急败坏的张震,出现在她面前,眼泪哗地就冲出了沈小婷的眼眶。她伸出手,去擦张震额上的汗珠,却被张震一闪躲过了,然后,她看见了一个满面怒气的女子,站在张震身后。

    她看着她,怔了一会儿,旋而努力仰起了渐渐低下去的头。她知道她是谁,张震在电话里在信里挥刀斩爱时,曾说过的新女友。

    在最后一封信里,张震说:“小婷,你放过我吧,我真的已经不再爱你了,我已经爱上别人了。”

    沈小婷只回了几个字:“可是,我还爱你。”

    身后的女子,应该就是张震的新爱。

    一路上,张震不看她,一手拎着她的行李一手拉着女友的手走在前面。沈小婷望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,泪慢慢地流下。前面的男子,是她的初恋,而现在,张震已不再稀罕,自己于他,就如一件过时的旧衣,被前卫时尚的女子厌弃。

    张震给她登记了宾馆,带她进去,放下她的行李,一语不发地试图离去,沈小婷亦是拎起行李一语不发地跟在身后。

    张震终于忍无可忍:“沈小婷,我说过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!”

    沈小婷心平气和地说:“爱情是两个人的事,要结束你得征得我的同意。我不想怎样,我只想爱你,你忘记了么?你背着我爬山,你教会我接吻……你还说会宠我一辈子……我永远忘不了,那一年,你大三我大一,你说过,等毕业我们就在一起。”

    沈小婷笑吟吟地说着,泪缓慢地滑过了脸颊。她的目光,始终穿越了泪水,盯在那双紧紧拉在一起的手上。现在,她看到了一只手在挣扎着向外抽去,一只手,在努力挽留,它们在欲去欲留的挣扎中逐渐崩溃……

    鞋跟敲击着路面的咔嗒声由近而远地绝望蔓延,沈小婷拉过张震孤单单零落在空气中的手,说:“走吧,带我回家。”

    那年秋天,沈小婷用坚韧不拔的执著驱走了张震的新欢。没有任何仪式,她做了张震的妻,她要的,不过如此,要一个男人信守他许过的诺言。

    二

    别人的初婚是甜美的,沈小婷的初婚,却如一杯放久了的开水,不凉不热。沈小婷不在乎,相信自己总有那么一天,会用似水的柔情,融化掉凝结在张震心头的不甘。

    果然是的。天下男子的痴情,哪里敌得过近在咫尺的情欲诱惑?何况,沈小婷是美的,爱是温柔的,那些未及成为事实的浪漫故事,渐渐淡去。

    不过半年的时间,他们从初见面时的怨偶,成了惹人爱慕的温暖小夫妻。

    在张震面前,沈小婷不似其他女子般好奇,从不以胜利者的姿态去打探他旧爱的任何消息以及他本人的感受。聪明的女子就该这样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那些好奇除了勾起他心中的隐痛惹来对自己的鄙薄,还会有什么?

    只是偶尔会想想离别张震之后,她怎样了?有没有遇到可心之人疗养心口旧疼,窃窃里,希望她过得很好,爱情很好,这样,张震才会死心塌地与自己幸福终老。

    转瞬4年,他们的爱巢,由旧房搬到新家。夜里,沈小婷说:“日子太平静了,我们要个孩子吧。”

    张震想了一会儿,说:“再等两年如何?今年我想参加律师资格考试。”

    沈小婷便应了,现如今的职场竞争激烈,人人自危,多拿个证书在手,便是多了一道生存保障。

    张震说:“以后,下班我就去旧房子里看书,那边静一些。在这边,心里总有你在晃悠,就不在书上了。”说着,拧着沈小婷的鼻子调笑,“小狐狸精……”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